首頁 > 新聞中心 > 瓷都要聞 > 陶瓷 > “產業引領”續寫新傳奇

“產業引領”續寫新傳奇
發布時間:2020-01-16 09:07:23   作者:劉火金   來源:景德鎮在線



建設中的原建國瓷廠文化創意園。 (吳海根 攝)

  景德鎮在線訊(劉火金)景德鎮國家陶瓷文化傳承創新試驗區建設是一項浩大系統工程,要通過15年左右的時間完成試驗區各項目標任務。屆時,景德鎮將成為全國具有示范意義的新型人文城市和具有重要影響力的世界陶瓷文化中心城市。

  產業是一個城市發展的重要標志,也是基礎?v觀世界有名氣的城市甚至國際都市,無不是首先通過產業發展來聚集財富后,再轉戰文化、旅游、科技、金融等非產業領域。景德鎮近兩千年的陶瓷發展史走的也是這樣的路。

  宋時,這里雖為一座小鎮,但由于生產優良的青白瓷而引起朝廷的重視,爾后,名氣一步步增大。明清時期,朝廷在這里投資設立御器(窯)廠,專制供朝廷使用的瓷器。因為御窯的設立和存在,極大地刺激了民窯的發展。這里有一個循環模式,即先有民窯,后有御窯,再有民窯的更加繁榮?稍诤笕说男麄骷耙恍┨沾墒妨现,有一種偏差,認為景德鎮的名氣是因為朝廷在景德鎮設立御窯的緣故。恰恰相反,景德鎮自明清以來600余年的古代陶瓷史的絢麗篇章是民窯書寫的(當然也有御窯的一分子)。而民窯的持續發展是靠產業來支撐的。也就是說,沒有陶瓷產業就沒有歷史上的景德鎮,更沒有今天的景德鎮。我們不妨從就業、生產量、出口量、稅收及窯廠、坯廠的數量等方面進行一些分析。

  早在宋代,朝廷就在景德鎮設“司務所”;元代設“浮梁瓷局”,浮梁瓷局性質等于司務所,只是名稱不同而已。司務所和浮梁瓷局重要職能之一就是在景德鎮課民窯之稅,且稅目繁多。比如窯戶的稅是按窯的尺寸長短來計收,提供稅源的是窯的所有者及坯廠的搭燒戶。即所謂“窯之長短,率有相數” (蔣祁《陶記略》)。另外,在瓷器的交換環節還要收稅,資料載,景德鎮歷史上就有在南河出口處與昌江交匯處設立稅收關卡,凡出江瓷器的商船按件納稅。另還有其它一些苛捐雜稅,如果要開一個店鋪(瓷行),掛一個牌號,就要“捐帖”。這也就是說,至少從北宋開始(也許還要早),景德鎮的民窯就開始向朝廷(政府)提供稅收,至今已延續一千多年。

  明嘉靖十九年,“浮梁景德鎮民以陶為業,聚傭萬余人”(《明世宗實錄》);萬歷年間“鎮上傭工”“每日不下數萬人”(《江西通志》49卷)。出口方面,據東印度公司的檔案記載,僅在明崇禎九年、十年、十二年,荷蘭購買景德鎮的瓷器83萬件之多。據《江西通志》記載,清光緒元年至三十四年(1875—1908年),江西瓷器出口1035675擔,平均每年出口30461擔,即900萬件。規模上看,一般說,陶瓷生產的規模是以窯的能力來基本確定的。明嘉靖以后,御窯廠開始“官搭民燒”,至清代,完全搭燒。到了明中期,據《景德鎮陶瓷史稿》:景德鎮有窯900座,其中20座“官搭民燒”,其余全為民燒。如果說這種概念有些模糊的話,那么到了清末民初,柴窯的數量就比較清晣,這時,景德鎮有柴窯近100座,槎窯30余座,全為民窯所有。產量和品種也是生產規模的另一種表現。景德鎮從明中后期開始,由于生產的品種繁多,開始進行分工,并逐步分為圓器和琢器兩個大類,大類內部又分若干小類、品種和系列,總計近2000個品種。清末民初,僅坯廠就有1504家。

  新中國成立后,1955年之前,為景德鎮陶瓷恢復和穩定期。1956年開始駛入快車道,當年產量突破2億件,達2.52億件;1986年突破3億件,達3.35億件;1991年突破4億件。1958年,出口換匯額達559萬美元;1982年突破3000萬美元。新中國成立后,景德鎮依靠陶瓷產業至少成就了40年的輝煌歷史。期間,創造了三個第一:全國中等城市創外匯第一;對江西省財政貢獻第一;全國單一行業規模第一。一個僅有20萬人口的小城市,陶瓷及其附屬從業人員達10萬之眾,這只有在產業極為發達的情況下才能出現。

  曾幾何時,我們放棄了陶瓷產業這個優勢,經濟總量(GDP)逐年下降,F處于相對落后的狀態,造成城市發展后勁不足,還出現了所謂“瓷都”之爭的話題。

  現在,我們要借助陶瓷文化傳承創新試驗區建設這個千載難逢的歷史機遇,千方百計,竭盡全力把陶瓷產業搞上去。誠然,這些年,我們已經在行動,F在的情況是時不我待。走陶瓷產業振興之路,再展雄風,要從實際出發,充分利用現有資源。比如充分發揮陶瓷集團、“智造工坊”的“航母”作用,但要注重其內部體制的優化,如果體制依然老一套模式,即使再先進的設備也可能很難達到預期的效果,這方面我們有過深刻的教訓。另外,先進的設備要有一支政治技術素質過硬的職工隊伍來掌握。

  還要充分利用現有景德鎮傳統手工制瓷的優勢,大力發展手工制瓷。當前,這方面比較亂,各行其是,雜亂無章。陶瓷主管部門和相關行業協會要承擔起責任。有的人會說,這汪洋大海一般,如何去管?景德鎮歷史上的行會組織做得完美無缺,建議管事者學學這些歷史。

  陶瓷產業發展的重點是日用陶瓷,同時,也不能忽略建筑衛生陶瓷、高科技陶瓷、電瓷及陳設藝術瓷。比如電瓷業,景德鎮歷史上也占過一席之地,后來湮滅了,也無人過問。陳設藝術瓷只能適度發展,調子不能過高,以免喧賓奪主。

  還有,政府和金融機構對民間有一定規模、潛力,有聲譽和信用的私營陶瓷企業進一步加大支持力度。眼下,投資者喜好于陶瓷文化、陶瓷旅游、陶瓷藝術、陶瓷教育等領域(不是說不要),而對民營陶瓷領域,特別是日用陶瓷不感興趣,這既是觀念問題,也是指導思想問題。

  我們期待不遠的將來,景德鎮陶瓷產業再現輝煌,再領風騷。(來源:景德鎮日報)

  編后話

  建設景德鎮國家陶瓷文化傳承創新試驗區,似嘹亮號角,在瓷都大地激昂回蕩。全市上下正腳踏實地、豪情滿懷地投入到試驗區建設中去。

  產業,既是發展基礎,又是一個城市發展的重要標志。借助陶瓷文化傳承創新試驗區建設這個千載難逢的歷史機遇,我們應該時不我待,千方百計,充分發揮陶文旅集團、景德鎮陶瓷集團、智造工坊、名坊園等優勢,著力發展日用陶瓷、建筑衛生陶瓷、高科技陶瓷、電瓷及陳設藝術瓷。同時,充分利用現有景德鎮傳統手工制瓷的優勢,大力發展手工制瓷。揚優成勢,以試驗區建設為動力,竭盡全力把陶瓷產業搞上去。

  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2020年,新年新氣象,我們堅信:在產業引領下,瓷都景德鎮一定會再創新輝煌,續寫城市新傳奇!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讓古陶瓷活起來:走進古陶瓷修復技師團隊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青海快3今天开奖结果图库